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备案号:粤ICP备15044798号-3

365体育官网手机版

365体育官网网站地图

365体育官网www.siyidianti.com
365体育官网 > 寒门祸害 > 第1729章 送别

第1729章 送别

余人推荐观看:屌丝道士之厄运起源万国侯传无敌星皇重生唐僧萌萌哒My修真时代修仙之杀手无敌六宫盛宠:庶女为后龙在边缘都市最强狼王奥特曼赛克斯
        袁炜是嘉靖十七年的进士,从翰林庶吉士起步,由翰林院“超迁”直接进入礼部,而后入阁拜相,可谓是走了官场的一个大捷径。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徐阶的继任者,将是下一任首辅的时候。

        偏偏地,他仅是五十七岁的年纪,却是突然上疏向皇上上疏请辞,竟是主动放弃这个次辅宝座,这不亚于一颗重磅深海炸弹。

        对于袁炜突然的这个异常举动,外界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大家亦是慢慢地冷静下来,纷纷打听着其中的隐情。

        正是如此,京城的谣言亦是满天飞,出现了各种不同的猜测。

        有人说袁炜受到了严世蕃事件的牵连,有人说袁炜是被徐阶迫切所致,亦有人说袁炜对皇上的做法寒心,各方的说法不一,却是各有各的道理。

        当然,不管他们如何猜测,亦是改变不了袁炜上疏请辞的这个事实。

        当很多人会认为皇上极力挽留袁炜的时候,却是再度被打脸了。就在当天的下午,袁炜的请辞并没有得到挽留,而是直接被皇上批准了。

        这位早上还是权力滔天的当朝次辅,下午便成为了一个无权无势的退休阁老,从庙堂之上跌到了田舍之间。

        现如今,内阁已经位居于六部之上。

        袁炜辞去大明次辅一职,却如同产生了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般,朝堂的权力构架发生了变化,即将迎来一场浩浩荡荡的人事大变动。

        随着大明次辅袁炜的离开,内阁仅剩下徐阶一人。虽然内阁的阁臣数量不等,但仅剩下首辅一人,这绝对是要进行填补阁臣的。

        只是填补阁臣的口子一开,那么现任的六部尚书同样会出现一些空缺,下面的官员即将会层层递进进行填补。

        结合当下内阁的实际情况,恐怕不可能仅仅填补一位次辅,起码要填补一员以上的普通阁臣。

        吏部尚书吴山、户部尚书严讷、礼部尚书李春芳和挂衔工部尚书的吏部左侍郎董份都是轮值于西苑,可谓是“准阁老”,甚至四人能够同时入阁。

        哪怕这四位“准阁老”不是入阁,其中的二到三位入阁的话,那么六部尚书会出现空缺,这空缺的位置同样需要进行填补了。

        正是如此,在袁炜请辞奏疏被批准之时,整个京城官员都意识到一场大变动即将来临,甚至上演一场激烈的斗争。

        在消息传出的当晚,不仅四位“准阁老”看到了入阁的最佳机会,下面的六部侍郎和再下面的正四品京城都是如同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般。

        袁炜并没有选择在京城逗留养病,在得到批复的第二天早上,袁炜当即轻车简行,直接携带着家眷离开京城。

        值得一提的是,袁炜的辞官不仅没有像严嵩那般给驿还乡,甚至连一般的赏赐都没有,却难免有人对此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影响。

        三月的京城,正是一个草长莺飞的时节,处处透露着春色,运河的河水早已经从冰面变回了春波荡漾。

        通州码头,人来人往,显得极为热闹。

        这里是运河的北端,无数的商贾和士子都选择这里登陆,自然不乏一些赴京的官员,然后再乘坐马车前往京城。

        只是在今日,主角有且仅有一位:原大明次辅袁炜。

        “走开!走开!”

        通州知州等官员带着衙差出现在这里,直接将这里普通的百姓和商贾驱离这里,在码头上腾出了一大片空地。

        从京城过来了几十名官员,却是来到了这码头之上,已然是等待着主角的到来。

        虽然很多官员会选择在京城或城门外给袁炜送行,但更多的官员还是来到通州码头,亲自将袁炜送上南下的官船。

        今天前来送行的官员着实不少,除了袁炜的门生和旧属外,却是以董份为首的一帮浙江乡党为主,正是站在董份的身后。

        袁炜的上疏请辞打了很多官员一个措手不及,特别是站在袁炜和董份阵营的官员,此时难免为自己的前途感到了担忧。

        在当下的大明官员,却不仅需要个人的能力,而且还要站对阵营。昔日的浙直总督胡宗宪以一己之力平了东南,结果失去严党的靠山后,却是差点被砍了头,现在只能乖乖闲住家中。

        若是袁炜能够出任首辅,那么他们这帮人有很大机会更进一步,甚至是出任封疆大吏。只是现在袁炜下野,董份还不足以单挑大梁,却是令到他们心里惶恐不安。

        此次他们过来给袁炜送行,更多还是想要凑到一起商量,接下来如何面对徐党的打击,如何规划他们的未来。

        董份已然成为了浙党的新魁首,只是他的脸上显得凝重,眼睛闪过一抹怨色,却是望着那位徐徐而来的马车。

        “来了!来了!”

        有一个中年官员看到那远处出现的马车,先是脸上一阵欣喜,旋即意识不对,又是换上一副愁容惨淡的模样地提醒着道。

        随着马车由远而近,很多官员开始酝酿着情绪,想要在最合适的时机,表达出自己的那一份不舍,表现那一份对袁炜的“忠诚”。

        虽然袁炜已经下野,但他毕竟是青词写得最好的那个人,昔日更是深得皇上的恩宠。说不准没几年又会重新复出,此时一哭胜过他日的万两金。

        通州衙门的官员带领着衙差在这里戒备,将这个码头直接封锁,却是不给一般人靠近这里,将整个码头都留给了这帮官员。

        马车来到通州码头中,马夫勒住了马,停在官员的面前。

        咳咳……

        袁炜被二个儿子袁隆辉和袁隆煌扶下马车之时,面对着这迎面而来的晨风,又是发生了几声咳嗽,整个人的气色显得并不好。

        呜呜……

        一帮迎上前的官员面对着袁炜,当即是哭作一团,那声音可谓是感人肺腑。若不是有人使劲地捏着自己的大腿,站在不远处的林晧然怕是跟着落泪了。

        林晧然站在人群外,看着从马车下来的袁炜,亦是特意来到这通州码头给袁炜送行。

        虽然岳父跟袁炜曾经昔日因日食的事情闹过不愉快,但在官场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些年的相互打掩护早已经是化敌为友。

        特别是得知袁炜竟然能够为严世蕃的案子向皇上求情,虽然不知道袁炜的离开是因为皇上的意思,还是袁炜真的寒了心,但袁炜还是值得尊重的。

        袁炜在为官期间,最大的功绩是给嘉靖写出最讨嘉靖欢心的青词,虽然没有为大明做出什么杰出贡献,但亦是没有最做出害人的事情。

        在这最后一点上,已然体现着这位阁老的大度,起码能够算得上是君子。

        只是好人似乎总是不适合官场。袁炜因为青词得宠于嘉靖,甚至不惜得罪于文官而引起日食的诡辩来讨好嘉靖,但一旦失去了圣眷,却很难再立场于朝堂。

        袁炜很是豁达的模样,对着在场的官员拱手感谢道:“多谢诸位前来相送,只是老夫身体欠恙,实在无力再厚颜赖在朝堂!诸位,今后多加保重吧!”

        “阁老,您多加保重!”众官员看着袁炜明显不健康的苍白脸庞,虽然最初听到这个消息颇为埋怨,但此刻亦是默默地叹息了一声,纷纷衷心地祝愿道。

        人人都羡慕阁臣,但这阁臣的日子似乎并不好熬,却不知为何一下子竟然病成这般模样。

        “懋中兄,一路顺风!”董份深深地叹了一眼,整个人显得一晚没在睡的模样,对着袁炜进行拱手道别道。

        袁炜望向董份如此模样,却是抓着他的双手,却是语重心长地叮嘱道:“用均,今后行事务必谨慎啊!”

        这一番话,已然是透露着真情切意,双眼泛着一丝泪光地望向董份。

        他比董份大上三岁,恰好早上一届中得进士,以探花的身份进入翰林院。当董份随后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是董份的“翰林前辈”。

        由于同乡的关系,却是没少对董份进行照顾,甚至向董份教导青词的写作技巧。这么多年的相处,两人早已经如同兄弟般。

        只是他心里亦是清楚,他突然抽身离开朝堂,董份的处境定然不会太好,甚至无力招架于徐阶那边的攻击。

        “下官知晓,亦请懋中兄寻得良医,早日康愈!”董份亦是握着袁炜的手,显得感动地点头回应道。

        董份其实提前知道袁炜上疏请辞的打算,只是看着袁炜真的上了这一道请辞奏疏,且皇上没有做过多的挽留,心里还是涌起几分失落。

        他跟袁炜早已经结成政治同盟,一度策划着对抗徐阶,甚至想着将徐阶取而代之。只是袁炜突然抽身离开,他却是没有多少底气。

        虽然他是挂衔工部尚书的吏部左侍郎,但上面还有着吴山和严讷,仅凭着他一个人的话,恐怕不是擅于谋算徐阶的对手。

        只是看到袁炜病成这个模样,他亦是不忍劝袁炜留下来,毕竟生命比权力要更重要。

        众官员看到林晧然走过来,便是主动给林晧然让道,很多官员眼睛复杂地望着这个位高权重的礼部左侍郎。

        林晧然来到袁炜的身前,虽然知道对方已经失了权势,但还是恭恭敬敬地施礼道:“下官给阁老送行,请阁老一路顺风!”

        “若愚,有劳了!”袁炜没想到林晧然会亲自前来这里相送,显得颇为感动地点头回应道。

        袁炜恋恋不舍地望了众官员一眼,便是对着众官员正式拱手道别道:“诸公,有缘再相会,我袁炜归乡矣!”

        呜呜……

        众官员的情绪似乎到了一个新高潮,不少官员选择跪在地上,当场哭泣了起来,已然是对着袁炜的离开感到不舍。

        当然,不少官员还是暗暗地捏着大腿,争取给袁炜留下一个最深刻的印象。

        在袁隆辉的扶持下,袁炜走向了那艘停泊在码头边的官船。

        “老师,弟子随父亲南归,亦望老师保重!”袁隆煌来到林晧然身前,亦是恭恭敬敬地施礼道。

        林晧然望着这个弟子,从怀里掏出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封信叮嘱道:“仲光,你随你父亲途经扬州之时,务必跟杨州城的曹孟联系一下!”

        “好!”袁隆辉不明所以,但还是接过信封郑重地点了点头道。

        袁炜带着家眷登上了那一艘官船,在甲板上跟着众人挥手道别,二十七年前的一幕如同梦境般在脑海中闪现而过。

        当年他还是浙江一名普通的举子,意气风发地前来京城赴考,亦是在这个通州码头登岸,怀着雄心壮志要干一番丰功伟业。

        只是二十七年的官场浮沉,却让他产生了几分失落。从探花及第的风光,到翰林院的消磨,虽然他凭借青词赢得了美好的前途,但似乎亦是失去了自己。

        二十七年如同弹指间,这么多年的宦海浮沉,令到他在京城中成长、成熟和老去,现在仅得一个身残之躯。

        船只徐徐地离开,通州码头上的官员还站在那里,只是影子越来越模糊。

        袁炜知道二十七年的官场浮沉,在这一刻已然是划上了句号。直到离开之时,他才发现虽然得到不少,但亦是失去得更多,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谈不上值得与否。

        或许他没有中得举人,或许他没有过度迷恋于权力的角逐,仅在家乡做一个闲散的教学先生,他会过得开心很多。

        只是世事没有如果,他当年选择了考取功名,接着选择了争夺权力,甚至离那个大明首辅的定座仅仅是咫尺之遥。

        不过他终究还是败了,败给了自己的这一份善心,败给了自己这具身体,败给了时运不济,败给了那个老狐狸般的徐阶,他只能做为失败者离开这个朝堂。

        只是不知他离开之后,内阁的阁臣会如何增补,这个朝堂会如何变化,在这一场看不见的博弈中,谁能笑到最后。

        看着儿子袁隆煌走过来的时候,他又是好奇起儿子的那个老师是被徐阶进行清算,还是抓住这次机会更进一步?

  http://www.siyidianti.com/book/25350/53660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iyidianti.com。365体育官网手机版观看网址:www.siyidianti.com/_m_
推荐观看:唯神永生巫医觉醒史上最牛道长穿越之最强武松豆腐大将军至尊篮球混元武宗两界搬运工万世战魂至高主宰

《寒门祸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军事,365体育官网转载收集寒门祸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