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 > 再活一万次 > 第二十四章 爱恨交织杀手现

第二十四章 爱恨交织杀手现

        白脸显然没把火姐一个少女放在眼里,交待了让那两个年轻男人解决,他就自顾握着短剑朝别的人靠近。

        那两个得了命令的男人面面相觑,白脸可以如此无所谓的下狠手,但他们两个……以前是种地的啊,杀猪杀鸡他们没问题,杀人——未免太高看他们了。

        此刻他们刀棍下的血人看起来伤势沉重,但他们俩也没打要害,总觉得这人还是有救的,事实上并没有杀人之心。

        他们看着火姐那般的漂亮少女……别说杀了,连打都下不去手啊!

        火姐抱着她父亲火龙的胳膊,极力拖拽,嘴里犹自在叫喊着:“扑街老爸起来啊——你不是很厉害的吗?干什么趴在那里不动!快起来打死那个小白脸啊!”

        ‘难道相识,就是为了救她一命?’陈问今眼看着火龙是死透了,一刀从后颈刺穿,就是毫不留情的致命一击。

        但火姐还活着,白脸非人般的厉害他见过,严重怀疑是个外星人,打是打不过的了,甚至都得避免在白脸面前用体内神奇的力量,只是,火姐他肯定得救。

        陈问今一把拽了火姐走,后者不肯放开火龙,仍然叫喊着让她父亲起来。

        那两个得了命令的年轻男人本来还在懵圈,突然看见多了个年轻小子跳出来,顿时一个激灵!

        他们就算下不了手,肯定也不能放火龙的女儿走,至少也得抓住了回头等白脸处置,就这么放跑了,鬼知道白脸会如何罚他们?

        于是两个年轻拿着刀棍过去,嘴里说着:“小子别多事!”

        “放开她、这里没你事。”

        陈问今这才意外的发现,这两个年轻的男人中,有一个竟然是未来海边米粉店老板年轻的时候。

        只是他此刻顾不得感叹这些,眼看火姐不走,只好强行捏着她手掌,使之一时用不上力气不得不松开火龙,然后连拉带拽的扯进店里,把她往窗户外推。

        那两个男人飞快的追赶过来,火姐从窗户出去了,眼看着陈问今是走不掉的,他只好发动体内的力量,让周围的一切缓慢逆运动,然后他从窗户一跃而出。

        周围迟缓倒退的景象迅速还原,先下来的火姐变成在他背后,被他一把拉着发足狂奔。

        追赶的两个年轻人一个撞倒了桌子,眼看两个都出去了,气的挥刀一扫,把碗碟全打飞了出去,一碗米粉泼着汤水飞向米粉店老板的女儿,一个年轻的女人——突然,追赶的另一个年轻男人眼疾手快的挥棍挡住了碗,同时一把将年轻女人拽过来,他自己用后背当盾牌,于是热汤淋了他背上一片。

        那年轻男人疼的眉头紧皱,末了,却问那年轻女人说:“你没事吧?”

        “……没事。”那年轻女人看着他,脸上飞过一抹红晕,大约是这红晕特别醉人,于是那年轻男人的脸也突然如喝醉了那般红了起来,然后他连忙说了句:“没事就好,不好意思啊,打坏你们的东西,回头我赔你们。”

        这时候他另一个伙伴已经跳出窗户,催促他说:“快啊、去追啊!”

        两个人在巷道里快步奔走,同时叫喊着:“拦住火龙的女儿!红头发黑色短裙!跟个浅蓝色闪光衬衣的小子一起!”

        紧接着又听见白脸的声音道:“从今以后清河归我管!火龙已经完蛋,跟着他的人我照单全收,反抗的死!我不喜欢麻烦,也不喜欢无谓打杀,放弃抵抗的就是自己人,抓住火龙女儿的奖十万!”

        陈问今跟火姐跑了一截,本来还很顺畅,突然听见这话,火姐连忙指路,两个人上了一座平房的二楼,在漆黑中喘着粗气,歇息着。

        “有可靠的人能帮你吗?”陈问今暗觉麻烦,他一个人走容易,发动神奇力量的时候却没办法带着别人一起移动,上次触碰过火姐,结果她的脸颊就像是空间扭曲般古怪。

        “这里的人普遍的梦想就是赚点钱回去盖房子娶老婆,最好还能开个店做生意,十万块钱能实现他们的愿望四五次!他们怕是连老妈都愿意出卖!”火姐脸上的泪痕未干,但已经从片刻前的悲痛中恢复了过来,她点燃了一根烟,抽着,末了狠狠抓了通红色头发,激恼的叫道:“死扑街!说的自己那么厉害,结果被个小白脸砍死!他算什么老爸!吹的自己多厉害,吹了那么多年!现在自己先死了,丢下我、他算什么老爸!”

        火姐骂咧着,黑暗中,不知觉间又已经泪流满面,烟头燃烧的火焰更亮时,陈问今借着朦胧的红光,看到她紧咬牙关的悲恸。

        “难过可以正常表达,不必跟自己过不去。”陈问今没想到白脸这么凑巧,会对清河下手,若是如此,那这一劫火姐的父亲是逃不掉的。

        事实上火龙的事情陈问今一点也不关心,火姐的生死……如果没发生眼前的话还另外,但眼看着却袖手旁观又分明于心不忍,她到底还是个少女,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

        “我难过?”火姐使劲的抹去脸上的眼泪,激愤的叫道:“我为什么要难过啊?他就是个该死的混蛋扑街!他死了我凭什么要难过啊?我出生的时候他在坐牢,我四岁了他才出来,我刚认他当爸爸了,他又去坐牢!我八岁的时候他又出来了,才一年又进去!我十二岁他又出来了!逼走了我妈,他自己又没空管我,就会丢一叠钱在那,让我自己搞定!不会养孩子就别生我啊!要不然他就一辈子坐牢别出来害人啊!我跟我妈过的好好的,他出来就打她,天天打,嫌弃她脏、恶心她以前不该卖!不卖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母女俩吃土啊!他除了坐牢还有什么贡献?出来了觉得自己威风八面就嫌弃我妈了,把她逼走了又不管我,他这种扑街当什么老爸啊!这种扑街死了我凭什么要难过!你说、我凭什么要难过!”

        “嗯,有道理,那一会开支香槟庆祝下吧。”陈问今故作赞同,火姐狠狠抹去眼泪,抽了口烟,红光照亮下的脸上,满是倔强,烟火微弱下去时,就听她倔强的叫道:“好哇!开香槟庆祝就庆祝!谁怕谁啊?”

        她乐意死撑,陈问今也就不去强行点破了。

        少年少女的倔强体现在方方面面,一旦较劲就不允许认输,否则就好像输掉了自我,输掉了尊严,输掉了存在的意义似得。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香烟燃烧的火光,一阵阵的特别明亮。

        屋外,偶尔有人奔走跑过的脚步声,但已经有一会没响动了。

        “你妈妈在哪?”陈问今试着问,眼下这情况,火姐离开了清河也得有去处,此刻出去还不安全,得等到搜寻的人都陆续放弃,外面没什么人活动的时候再走。

        “鬼知道!”火姐说完,抽了口烟,情绪平复了些后又说:“两年前听说嫁人去了三水市,没找过我。”

        “有什么打算?”

        “没有地方去的话你收留我?”火姐反问,一阵沉默,她不禁又笑道:“那么害怕干嘛?说说而已,你一个学生也养不起我。准备先去我叔叔那落脚,看能不能替我爸报仇,顺便夺回清河。”

        “出了这种事情警察也会管……”陈问今话没说完,就听火姐不屑一顾的嗤笑道:“警察?别搞笑了!我去录口供啊?录完出来他们就直接抓我上车了!你以为晚上的事情怎么收场?只要肯砸钱,就有人自愿揽罪名,烂命一条的人多的是,一辈子都赚不到几个钱,有机会给亲人挣笔大的,拿命去换总有人愿意!定罪的一个人包揽所有失手杀人的罪名,那些做生意的人谁敢多嘴当证人?回头被人砸了店,打残废,正义能赔他们损失帮他们治好残废还是能帮他们养家一辈子啊?”

        陈问今寻思着他的力量还真的可以,但问题是,还不确定白脸到底什么情况,如果真是外星人,那其拥有的黑科技的能力怕是能随便碾压这颗星球吧?

        黑暗中,一时寂静无声,陈问今并不完全赞同火姐的话,很显然受限于火姐的成长经历,她过于神话她父亲那类圈子的力量。

        只是,她的有些话也是对的,对于清河的绝大多数人而言,没那么在乎管事的人是火龙还是金龙又或者是水龙,也就更不值得承担风险去配合警察了。

        即使理论上,倘若所有清河的买卖人配合,警察就能把罪恶一网打尽,也就没有还能打击报复他们的恶人了,却也只能停留在理论上,尤其在这时代,警力不足而罪恶又多,根本不足以兼顾过来。

        等到未来监控承担了预防和威慑作用,变向的补充了大量的警力时,迫使犯罪更隐蔽化才有存在空间,罪恶的数量也就更少了。

        火姐抽着烟,突然遭遇这般变故,她不害怕,却难免惊慌,实在很需要静静的考虑,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一只苍蝇,飞过一楼所有的房间,又在漆黑中顺着楼梯飞上二楼,然后,停在墙上,静静的,静静的……

        火姐随手丢了烟头,尚未完全熄灭的火光照亮了一只皮鞋。

        下一个瞬间,火姐眸子里透着惊恐。

        一把短剑已经刺穿了她的肺部。

        陈问今惊觉风声,急忙反应,可是,他哪怕全速动作,仍然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感觉到有东西刺进了他的胸口!

        ‘这也太快了!我会不会死?’这念头形成的时候,陈问今就骤然发觉,周围分明进入了物质逆运动的状态,那把刺进他胸口的短剑正以缓慢的速度离开,伴随着的,是他胸口的痛楚迅速减弱,消失。

        陈问今摸索着,从火姐胸口中间的特殊储物处摸到了金属的打火机,天知道她为何把火机放过在那里,天知道她为何不怕冷,但她就是放在沟里!

        点燃的火焰,照亮了面前那张特别白皙好看的脸,上面的眼眸毫无情绪,明明刚刺死了火姐又刺中了陈问今,却好像只是挥剑刺穿了两片树叶玩闹那般无动于衷。

        白脸握着两把短剑,正用缓慢的动作拔剑回抽,但这只是物质逆运动力量的现象,实际上他原本是刺向陈问今的胸口。

        ‘这般可怕的家伙,不下狠手就是自己作死了!’陈问今挥拳击上白脸的头,盼着看到物质逆运动状态下被他触碰后的人到底会怎样。

        当拳头击中白脸的瞬间,一阵空间扭曲的异象出现,白脸被拳头击中的头部一片区域,在这种扭动中越来越快的拉长,摆动,弯曲,眼看着马上就会碎散了似得。

        突然,银光亮起,白脸头部扭曲的区域迅速恢复了稳定,于是陈问今的拳头,仿佛击中了铁壁,痛的他一声低哼!

  http://www.abcxs.net/book/97047/505431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net。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手机版观看网址:m.abc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