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备案号:粤ICP备15044798号-3

365体育官网手机版

365体育官网网站地图

365体育官网 > 再活一万次 > 第二十六章 狡兔三窟

第二十六章 狡兔三窟

        ‘阴差阳错的相识,却碰上白脸杀死她父亲,又知道她会去荔中,还认识小霸,她自己又因为失去父亲处境糟糕……如果她真是记忆中听说的那个不幸事件的受害者……现在都这样了,怎么可能不管?’陈问今估计他这就是人性心理的特征体现,如果帮过一个人,大概率还会继续帮她,如果救过一个人的命,甚至会愿意承担巨大风险的继续救她。

        “别想着报仇了,那个白脸很厉害,报仇根本没戏,找多少人都不是他对手。你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找你母亲,开始新的生活。”陈问今很清楚,白脸根本不是人啊!

        “去哪里找?鬼知道她在哪里!她既然重新嫁了人,怎么还会愿意理会我这个拖油瓶?她以前养我天天喊辛苦,被客人虐了就打我骂我,说都是因为我她才会那么累,如果不是我,她早就可以上岸结婚过安稳生活!她早就想甩掉我了,扑街老爸只是给了她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而已!”火姐的言语很是激烈,只是,陈问今既然知道她说谎话信口就来,哪里还会完全相信她的说词?

        这么会功夫,火姐已经开车进了小区。

        陈问今看这里的楼房崭新,也就明白了,狡兔三窟,这里显然是火姐父亲的第二隐秘巢穴。

        停好了车,火姐并没有打开车尾箱,直接领着陈问今坐电梯上了十九层。

        果然,屋子里家具齐全,是这年代流行的奢华红木风格。

        但是房子里没有人居住的痕迹。

        火姐说换衣服,锁了主卧的房间门后,拖出床垫,在尾端下面割开口子,伸手从里面掏出黑色塑料袋,她把床垫推回去,袋子里都是钱,她拿了丢在衣柜里面。

        末了,又开门喊道:“黄金,过来一起洗澡啊!”

        何等从容淡定,陈问今竟不由自主的想起家里大小宝贝喊洗澡的情景……但问题是,他跟火姐没那么熟啊!

        他俩根本还没一起在高温里纠缠过,一点都不熟!

        “黄金?”火姐换衣服进行了一半,就走出房门,又喊了一声,见陈问今很无语的注视着着她,不由问:“不洗澡吗?”

        “送你过去我就闪了。”陈问今不好不理会她,面对着衣衫不整的火姐他却也不觉脸红。记忆中他少年时就不会脸红,哪怕最初很羞涩的时候也会强行压下去,因为那时候的他讨厌怯弱、恐惧、惊慌等等情绪,以为那些是软弱。

        火姐迎着陈问今的目光穿上上衣,突然笑着说:“还以为你是好人,原来是老江湖啊!哪来的经验?经常花钱找女人?没看出来你有这闲钱呀。”

        “你误会了,我是毫无经验的纯洁男孩。”

        “切!纯洁男孩这么淡定的吗?”火姐不屑一顾,穿上了牛仔裤。

        “只是不喜欢软弱的情绪,强行压下羞怯和脸红。”陈问今觉得这话也不假,当年的他是这样的嘛。

        火姐根本不信,却也好奇的问:“你也不喜欢软弱?我也不喜欢,软弱只会被欺辱!”

        “以前很憎恶软弱的情绪,不允许自己存在软弱。后来发现,拒绝人性中的软弱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软弱。”陈问今随口而出,却又觉得说这些并不合适。

        不料火姐有说感触似得沉默了片刻,系好了腰带,理了理红色的头发,说:“其实我也会羡慕那些除了会笑还会哭,难过时有人安慰的人,嘴里鄙视他们懦弱,心里又挺渴望,是不是很……很纠结?”

        “你想说矛盾?”

        “对!很矛盾!”火姐十分肯定,觉得就是这种心情。

        “笑哭怒都是人从出生就自带的情绪,能把控自如是一种极致;能随着本性推动该哭哭,该笑笑,该怒怒则是一种幸运;更多人,更多时候是该哭不能哭,该笑却不能笑,该怒时也不能怒。”陈问今刚说完,火姐就很高兴的凑近他面前追问:“是在夸我吗?”

        “……就算是吧,你也算特别了。”陈问今知道少年少女最喜欢的就是‘我在世界中是独一无二的、绝没有重复,甚至没有相同’之类的想法,最爱听到的评价就是带上特别两个字。

        特别优秀,特别好,特别有个性,特别有想法,特别聪明,特别早熟,特别漂亮,特别帅,特别超凡脱俗,特别……等等等等。

        “算了,知道你说的特别不是喜欢我的意思。如果喜欢刚才就不会那么淡定了,喜欢就会迫不及待的占有……”火姐拉开冰箱,拿了啤酒,却发现,过期了,就放了回去,自顾又笑着说:“不过没关系,我这么好,很快你就会移情别恋。对了,刚才忘记拿钱,你帮我去把衣柜子里的钱拿过来吧。”

        “你这些套路都跟谁学的?”陈问今径自进去,看见柜子里的钱,暗觉有趣。

        “什么啊?”火姐看他出来,一脸莫名其妙之态。“什么套路?”

        “这屋子藏的钱应该比车上更多,故意拿点钱丢衣柜里让我拿,既显得信任,又让我以为这里只有这么多钱,免得我回头又悄悄再来?那干嘛还带我来?”陈问今觉得火姐做事也够矛盾的。

        “是啊!为什么啊?”火姐这次没有否认,等陈问今出来了,锁门时她才凝视着陈问今,悠悠然加了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矛盾。明明怕你见财起意,却又愿意带你来这里。”

        “因为你还年轻,敢怀带着侥幸心理。”

        “你很老吗?”

        “心老。”陈问今陪火姐下了一楼,步行出了小区,走没多远,火姐又拿钥匙开了间小商店的门,里面停了辆摩托车,她问:“会不会开?”

        “走吧。”陈问今骑了上去,火姐抱着他坐后面,负责伸手指路,两个人在夜色下的马路上飞驰,十几分钟工夫,就到了荔中所在的老小区。

        这里的房子建造年代最早,是鹏市最先发展的区域,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成为越来越老旧的历史。

        但在这年代,仍然繁华热闹,商铺的数量很多,人员流动很大,也特别复杂。

        从未来回到现在,再走这一片区域,陈问今的感触特别深。

        当年他父亲那一代人,从农村走入城市,满足了生存阶段的需求又得到了安全需求之后,并不清楚未来,就只剩下各种炫耀性的消费满足社交和尊重需求,持续不断的挥霍手里的资本。

        但是,临近鹏市的巷市,以及国外更发达国家来做生意的人,却已经体会过高速发展的阶段,他们明白国家、城市的发展历程犹如人的成长那样,虽然有各不相同的细节,却有必然绕不过的主体,区别是能走多远,以及会长期停滞在什么阶段。

        这些人看到了鹏市未来的必经变化,他们手里又有资本,也就等同于预知了鹏市未来十年。

        这些归结起来,到底还是三个字——信息差。

        如果大环境合适,未来发展起来了的龙国人再去别的国家,就可能利用这种信息差,因此当龙国的大小资本发展到某种阶段时,就会走出去,谋取在别国复制龙国的发展历程,利用信息差的优势获取巨大利益。

        只是大环境,人文,制度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别国能否发展的如龙国这样,本身就是一种不可预测的未知。恰如这个年代拥有信息差的、更发达国家和地区过来的资本,也没办法预料到龙国未来超乎寻常的发展速度。因此这些人利用的信息差大多也止步于未来十年,在那之后,可借鉴的他国发展经验就越来越少了。判断错误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大,栽跟头的也就越来越多。

        ‘思维都跳跃到哪去了啊!’陈问今暗暗好笑,眼下该关注的是火姐才对,至于鹏市的未来,他虽然知道,也没兴趣利用了去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因为并非他的兴趣方向。

        火姐的父亲火龙的结义兄弟就在这边讨生活,荔中所在的整片小区的商铺都是他在保护。

        严格来说,这里也是火龙的地盘,看起来也是不错的肥差,只是……

        “荔中这边很肥,但竞争很大,很多人都盯着。叔叔想到清河挣安稳钱,但我爸又不放心别人管这里,两个人吵过好几次,他觉得我扑街老爸不信任他怕他夺位才不让他留在清河。但不管怎样他们也没真的翻脸,一直还是好兄弟。为了江湖道义他也应该会管我,清河他一直想要,我扑街老爸不在了,他只要能把清河抢回来就顺理成章的接替我老爸的位置,那边的人也都会认他,那他顾着道义更得把我照顾好吧。”火姐的考虑的也不少。

        火龙结拜兄弟的年龄,显然过了年轻最敢拼的阶段,在这种竞争激烈,环境复杂又危险的地方,日子过的提心吊胆,有钱却没安全感,想去清河也能理解。

        毕竟,一无所有烂命一条的时候惜命的理由少,拥有的越多惜命的理由也就越多,继续拼命的意义也就越小了。

        至于他是否图谋取代火龙,火龙又是否不信任结义兄弟,那就纯属左右都有可能,只有他们当事人才知道的事情了。

        陈问今没兴趣结识小霸,更没兴趣深入纠缠进去,对他来说,火姐是个意外,眼下也只是因为记忆里的某个事件的影响,才搀和至此。

        “这些钱你拿着用。”火姐很大方的取了一叠,见陈问今拒绝,她又说:“你可不可以在这里等我一会?如果叔叔不想管我,我就只能走了。”

        “行。情况不妙呼我留数字999,没事就留666.”陈问今陪她来就是为了帮这个忙,呼机留这类数字本也是简单用法。

        火姐挥挥手去了,过了不到二十分钟,陈问今的呼机就响了,上面留的数字是三个六。

        ‘真有事也不一定是在今天……最好还是没事吧。’陈问今看了呼机,十二点零三分,没有阿豹的信息,惠知道他跟阿豹一起在外面,照例在呼机留数字表示她已回家洗澡睡觉。

        ‘阿豹应该在听人吹捧忙的不亦乐乎,这时间包间里的人应该还很多,回去了也挤,既然来了荔中这边,不去那家米粉店就可惜了。’陈问今搜索记忆,转悠了一会,找到了那家米粉店。

        这间店的味道也有独到之处,未来这一带改造,这家店就没做了。

        闻着记忆中还有印象的香味,陈问今胃口大开的吃了起来……

        话说火姐见到父亲火龙的结拜兄弟,本来就很熟悉,也没什么客套,她直接说了清河的变故,最后惨兮兮的说:“我爸死了,我现在没地方可去,又没有钱,除了来这里,都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大哥的仇我一定报!xxxx,我现在就去找人!小火你安心在这呆着,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你就是我亲生女儿了!小霸、滚过来!今天开始小火就是你亲姐,记住了吗?”

        “记住了!”小霸发育的快,其实比火姐小两个月,看起来却像二十岁的人了,他显然不太情愿,却不敢违拗他父亲的决定。

        火龙的结拜兄弟知道动作必须迅快,不能等白脸站稳脚跟。现在火龙刚倒,清河原来的人知道他去了的话,肯定会站在他这边,每拖一天就可能丧失很多助力。于是他立即让屋里一群人分散了去召集人手,又出门去找认识的人帮忙,如果能抢回清河,他就愿意放弃荔中这一片地方,对于附近的同道而言,出人出力给他帮忙能分到荔中这里的长久好处,当然也有足够的动力。

        屋里,就剩下火姐和小霸了,火姐就给陈问今留了约定的数字信息。

        小霸拿了啤酒跟她喝着,聊了几句,知道了清河的情况之后,他突然放下啤酒不喝了,然后说:“你也累了,早点睡吧。”

        火姐也的确想休息了,拎了包就直接往房间里走,小霸却跟上去说:“你去哪?当然是睡我房间啊!”

        “还要你让自己房间给我住那怎么好意思?”火姐笑着说着,想进客房,这里她熟悉,有两个房间没有固定的人住。

  http://www.siyidianti.com/book/97047/50609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iyidianti.com。365体育官网手机版观看网址:www.siyidianti.com/_m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