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备案号:粤ICP备15044798号-3

365体育官网手机版

365体育官网网站地图

365体育官网 > 再活一万次 > 第八十四章 小白的日常

第八十四章 小白的日常

        离证券部很近的米粉店如记忆中那样,正常营业着,这家店的味道不错,而且大清早就开始做生意,不少在周围上班的也会拿米粉当早餐。

        陈主公司里的车早接晚送,平时就是专车,只是节假日用不了,陈问今跟着车一早就来了,陈主他们在单位里露露脸,好几个人直接坐车去喝茶。

        陈问今对于这情况也得凭良心说一句,确实悠闲的不像话。

        喝茶陈问今就没去了,吃完米粉当早餐之后,他就去了证券部。

        这年代的人都在这里看行情下单,大厅里人很多,各种报纸,还有更勤奋的会带着笔记本,满满的心得、资讯要点等等。

        陈问今这么大的来这不算稀罕了,有一些没读书的也在这里混。

        但是,在中户室里就稀罕的很了。

        陈问今记忆中是在陈父的位置看行情,这次因为钱够多开一个位置,坐的地方不一样了。

        然而这里面的脸,时隔多年特意想想不起来,但看到人了,却又都有印象。

        当年他在这里也惹眼,陈父坐席旁边是个漂亮的大姐姐,每天都会去,只是很少从早呆到晚,日常聊天最多。

        那时候阿豹跟着也来凑热闹,经常跟那位漂亮的大姐姐聊天,但后来跟阿豹有故事的,却是另一个已婚的女人。

        年少时候过早接触这里,对世界观的影响还是有的。

        但这一次,阿豹却没有来凑热闹了,也就没有人一直跟旁人交流交易过程。

        最重要的是,陈问今现在没必要一直盯着盘面了。

        他唯一需要考虑的只是,让每天过的简单一点,省得运用物质逆运动力量之后,又得经历复杂麻烦的一天。

        但这事,他估计比较难。

        刚考完试,多少人都带着解放的心情。

        只是蝴蝶最近几天是没空的,其实蝴蝶家里管得很严,只是借着学校住宿的便利才有之前那种机会。放假了别人都是第一时间跟朋友、同学出去逛街,吃喝玩乐,她是跟母亲,以及亲友里年龄相仿的一起参与这些活动。

        按蝴蝶的说法,他们父母的亲戚或者很好的朋友,就希望蝴蝶这一代多往来,熟悉亲近些,顺便呢——也算互相监督,确保日常出去玩的伙伴靠谱,不至于跟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于是蝴蝶父亲的这个朋友的女儿计划去干嘛,喊上蝴蝶和另外几个同龄的,一人一个计划,好几天的行程就预定了,几点出发几点回去,几家人都清清楚楚,没有什么操作的空间。

        未来好几天,蝴蝶都没办法自由活动。

        相较之下小鱼的情况就自由多了,所以阿豹提都没提过来陈问今这凑热闹的事情,记忆里阿豹来是单身闲着没事,如今阿豹有女朋友小鱼陪着,根本没这闲心,两个人恨不得从早到晚都腻一块。

        阿豹一大早给陈问今打电话,也是晚上约酒的事情。

        “今天晚上必须出来喝酒了吧?解放后的狂欢,人员齐全,这么开心的日子,我——豹哥买单,你能不给面?”今晚请客特别有落人情的效果,阿豹现在有暴富的声名,当然不会错过。

        “时间,地点。”陈问今知道今天是推不过的,不说阿豹必定会纠缠,回头迪啊,认识的人都得轮番来电话轰炸,不如干脆点早早答应了。

        “晚点再通知,不聊了,见到小鱼了。”

        挂了电话,陈问今隔壁一个年轻的女人凳子朝后挪动,好奇的望着他问:“还是学生吧?家里人就给你买大哥大了?”

        陈问今看着这女人光彩照人的模样,立即想起她在这里的绰号,小白。

        小白才二十岁,对于中户室里的人来说,当年剔除陈问今和阿豹,她就是最小的,但陈问今却得喊她小白姐了。

        小白自己说是有店面但不用亲自打理,但实际上是不是没人知道,反正在这里交流的也只是彼此给个表面说法,没有深入的了解,真假无从去分辨。

        中户室里很多都跟职业的差不多,每天从早到晚都在这看盘,小白也是。

        “临时使用。”陈问今当然也不会说那么多。

        “你家里人怎么会让你来这里?”小白眨巴着眼睛,满脸的好奇。

        原本在陈问今的记忆中,这也是中户室里的人最好奇的问题。

        “帮我爸看看,赚钱分我,只当打暑期工了,在家也是闲着。”陈问今当初也是这么回答那些疑问的,小白很热情的说:“了解吗?要不要我给你讲点基础知识?”

        “我爸教过。”陈问今不诧异于小白的热情。

        “有不会的问我,我在这里有一年了,基本的东西都会。开盘了!”小白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

        陈问今记忆中小白比较稳,属于有点情况跑的飞快,有点甜头立即落袋为安的类型,基本上没有哪天不操作。

        陈问今就比较无聊了,他就是等着时间过去,然后明天看看哪支股票涨停就行了。

        彩票中个头奖费劲,又惹眼。

        但在资本市场里,物质逆运动力量就是捡钱了,他乐意的话每天百分之十,每天百分之十,有时候还能玩个百分之二十的地天板,资金量达到一定程度之前都可以赚的飞快。

        “啊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卖早了!又涨起来了,少赚了一万多块!”小白叫嚷的痛心疾首,一会功夫就与金钱失之交臂。

        小白背后那排一个男的连忙问她:“就你昨天中午买的那支?一大早就卖了?这怎么能卖呢?昨天不是还告诉你了,看技术指标肯定要涨……”

        陈问今记得了,这个长脸,精瘦精瘦的年轻男人绰号中户室的技术一哥,众人遇事不决都找他。

        陈问今当初在这里既不信小道消息,也不喜欢跟人来来回回的聊股票,刚开始自己琢磨技术指标的构成原理,然后觉得有迟滞性,就只是随便看看了。

        因为这些缘故,他跟技术一哥的交集不多,只是听人闲聊说起技术一哥的资金量情况,印象里也是起起伏伏,跟大家伙差不多。

        小白后悔难受的捂着心口,她喜欢重仓,眼看着一失足损失了那么多,直叫唤着发泄情绪说:“气死我了、还在涨!我怎么就卖那么早呢!”

        “你这人,逮着好机会,结果才吃那么点甜头就跑,这毛病不改怎么挣大钱?”技术一哥摇头叹息,正说着,又有人喊话请技术一哥帮忙看什么什么股票,于是他就不顾上说小白了。

        陈问今正闲着无聊,电话响了,看区号离附近不远,大概率是东街的号码,他不由猜测是惠。

        电话接通,果然是惠。

        “在哪呢?这会有空吗?”

        “闲着,你在东街?”陈问今估摸惠是为了考试猜题的事情感谢他。

        “是呀,正想怎么感谢你,要不然,有空的话过来一起逛会?可以挑挑礼物。”惠问的很客气,显然是有什么顾虑。

        “这会不行,下午两点找你。”陈问今知道陈主中午下班会过来,今天第一天来他就跑了的话不太合适。

        “喔……”惠拖长了声音,似乎有些犹豫,然后问:“是不是跟蝴蝶在一起呢?”

        “没有,中午跟我爸吃饭,这会在文金路。”

        “在你爸公司干嘛?”惠还记得陈问今说过陈主在这里上班。

        “帮他看股票。”

        “那好吧,说好了下午两点哦?”

        “说好了。”陈问今挂了电话,也不着急,因为惠去东街肯定会逛到晚上。

        “女朋友?”旁边的小白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眼里透着好奇。

        “不是。”陈问今寻思着记忆中过两天跟惠见面是正式分手,而现在,却早已经是朋友。

        “有女朋友吗?”小白仍然好奇心强盛。

        “有。”

        “就知道你肯定有!长这么帅肯定很多女孩子追吧?”小白兴致勃勃,刚才少赚了钱的事情似乎已经过去了。

        “帅的人很多。”陈问今不想说话,因为今天他说不定还得再过一次。

        陈问今寻思着还是陈父本来的位置好,那位置左边的电脑很少有人去,阿豹当年就是免费蹭的那台,右边的大姐姐比较文静,做交易也是波澜不惊,喜怒不形于色那种。

        “你早上买什么股票了?”这时间点不属于交易高峰期,小白这会闲着,就想找人聊天,陈问今这个新面孔,又年轻,无疑最让她感兴趣了。

        “没操作。”陈问今寻思着这么简单的回答模板还扼杀不了小白聊天的渴望?

        “那你现在买了什么股?”小白继续好奇的探究。

        正这时,陈问今看到陈主来了。

        “早上股票怎么样啊?”陈主过来,陈问今让他父亲坐着,他自己站着。

        小白看到陈主不由笑说:“陈叔,原来他是你儿子啊!长的可真帅!”

        “是啊,还什么都不懂,平时有空多教教他。”陈主跟中户室里的不少人都是认识的,紧接着又问:“小白今天的行情怎么样?”

        “哎呀!陈叔你不提还好!一提我就难受!卖早了少赚了一万三千多块呀!……”

        陈问今看陈主和小白开启了股民之间的日常对话,看了眼时间,十点半。

        陈主跟小白聊了一阵,就站起来要走。

        “这么快就走了?”陈问今其实知道陈主在这里的工作节奏,属于明知故问。

        “是啊,刚喝完茶回来,得去公司露个脸。对了,中午你自己吃东西吧,我约了王主任一起吃饭。”陈主的话让陈问今颇为在意,因为他记得,当年也是这天,来这里的时候,他父亲中午并没有应酬。

        “我晚点就走了,约了朋友去东街。”陈问今寻思着这就可以早点走了,他现在也不看盘,留不留在这里盯着都一样。

        “你不是还没买股票吗?要赚钱就不能闲着啊!几十万放着不动就是浪费机会!”陈主说这话时声音明显更响亮。

        小白惊奇的问:“陈叔你也太大胆了吧,几十万让你儿子操作?他不是才刚学吗?”

        “哎呀!男孩子就得早锻炼早成长,这点钱也不算什么,让他练练手正好合适。”陈主当然不会错过这种脸上贴金的好机会,说罢又对陈问今说:“别老顾着玩,好好学,钱别闲着。我真得走了。”

        陈主前脚刚走,小白立即说:“小陈呀,你可别随便买,必须看准了!我帮你参谋,我运气可好了,买的股票都对,就是卖的太早。但我躲下跌的本事可高明的很,但凡有点不对劲,马上就能察觉了卖掉,基本没有亏很多的时候。”

        “谢谢小白姐,这会约了人,今天刚学也不懂,就不想操作了。等买的时候一定请小白姐帮忙。”陈问今说完关了电脑,道别撤了。

        出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的丽影进来。

        ‘她还是印象中的模样啊……’陈问今对她的印象深刻。

        因为她的脖子上有一条曾经自杀留下的疤痕,还因为她为陈问今写过一首词,题目叫做:缄默。

  http://www.siyidianti.com/book/97047/520136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iyidianti.com。365体育官网手机版观看网址:www.siyidianti.com/_m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