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365体育官网

备案号:粤ICP备15044798号-3

365体育官网手机版

365体育官网网站地图

365体育官网 > 再活一万次 > 第四百一十八章 简单的快乐

第四百一十八章 简单的快乐

        片刻,阿豹抽着烟回到陈问今身边,郁闷的说:“肖霄真不给面子啊!我说借车,她说不方便。我说借我还有什么不方便啊?她说车在她母亲公司名下,不方便外借。我说王帅可以借我没道理不行,她说因为她父母认识王帅,放心。”

        陈问今只能微微一笑,因为这是预料之中,什么抹不开情面、不好意思拒绝而勉强借给阿豹这种情义绑架的事情——休想发生在王帅和肖霄身上!

        “我说,家里有权的都像王帅和肖霄这么没人情味的吗?说翻脸就翻脸,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哦,借个车都不答应!这样的女朋友亏你受得了!”阿豹觉得没意思,本来想着以他跟陈问今的交情,肖霄怎么也会给情面。

        “拒绝你、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拒绝你,肖霄行使的是她保护自身利益的正当权力。你不需要引申理解为翻脸。按你这么想,那就没办法跟他们一起玩了。”陈问今觉得有趣,因为王帅和肖霄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他可以接受跟阿豹当朋友。

        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他可以理解两种逻辑链,也就不会用一种看法去误解另一种看法。

        “这跟翻脸都差不多了,反正就是不给面子。”阿豹觉得犹如受到羞辱,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肖霄提请求,结果就被拒绝了。

        “说了,你不必引申。肖霄拒绝的是你借车的事情,不信的话你再去找她借钱,只要数字别太过份,保准她会答应。”

        “我不要面子的哦!都被拒绝了还去找难堪?车都不肯借我开一下还会借我钱?”阿豹根本不信,觉得肖霄就是看不起他,完全不在乎他,所以才会如此不给面子。换了是他,只有对一个完全看不上的人、他才会直接说不。

        是的,阿豹觉得肖霄的拒绝,过份的不可理解。

        而反过来,肖霄也会觉得阿豹的请求本身就很不应该,因为被她拒绝就认为等同于翻脸或者不给面子的想法,更是荒唐的不可理喻。

        肖霄觉得她只是对事,阿豹觉得这是对他本人的彻底否定。

        “就是知道你要面子,才让你再去借钱。成功了,你就会觉得肖霄还是给你面子的啊。”陈问今积极怂恿,阿豹却毫无信心,怀疑的说:“你不是故意让我再去碰壁吧?确定她会借?”

        “确定。”

        “不借的话怎么办?”阿豹还是有点担心会白白自寻难堪。

        “不借的话我请你吃饭。”

        “不能吃桂林米粉啊!”阿豹觉得这还可以,有个安慰奖。最近日子穷,之前吃过的很多东西他都不舍得去吃,挺馋的,有人请的话多好。

        “吃什么你决定。但你不能故意说个肖霄不可能会答应的数字啊!”陈问今这就是保证不耍花招。

        “行!大不了再被拒一次咯!那我开口借五百块,不多吧?”阿豹也不喜欢被拒绝,还不至于为了安慰奖存心掉面子。

        “可以。”陈问今看阿豹猛吸一口烟,又挂着笑脸过去找肖霄了,片刻,阿豹笑容满面的回来了,扬了扬五百块,递给陈问今说:“肖霄还是给面子的嘛!你没说错哦!还是你了解她,不愧是她男朋友。我跟她打招呼了,说回头直接还钱给你,她说行。”

        阿豹的心情好了起来,先前被拒绝的不快一扫而空。

        众人如往常那样在东街自由组合了活动,逛街的,游戏厅的,看电影的……

        许多都是成双成对,阿豹和坦克跟那两个年轻的女人相处的挺好,只是她们对阿豹和坦克照顾的背后,是王帅支付的酬劳作为支撑。

        肖霄和千草、阿美等几个女孩在看内衣,王帅抽着烟在外面等着,他见陈问今关注对面店铺里的坦克和阿豹四个人,不由笑着问:“干嘛?对那两个女的感兴趣?是的话可以安排啊!”

        “你给她们多少钱一个月?”

        “一个人两千。”王帅吐了口烟,陈问今觉得奇怪。“她们可不是杨梓梅,职业的啊,这点钱就愿意?”

        “她们之前在公园做,二十块送可乐的那种,接待的都是没钱的,单价低全靠走量,一晚上接待五个人,一个月也就挣三千,多累啊?现在多轻松?而且还是兼职,陈信那边有别的活照样安排给她们,一单能挣两百块,算起来这个月每个人的收入都超四千了,她们能不乐意?遇着我,简直就是她们的贵人!”王帅吐了口烟,又说:“当时路过公园外头看见她们时,我都惊了!这样的脸,她们傻乎乎的被老乡带到路边卖!一次才二十块!我真是伯乐啊!”

        “恭喜你,可以改行了当鸡头了!这么快手底下有四个美女听候差遣。”

        “你别说,我还真准备找个人建立管理一支这样的队伍,我估计像这两个那么傻的千里马应该有不少。”王帅其实已经有了几个候选人,只是还没确定。

        “我刚才在奇怪你为什么没让岭双娇充当阿豹和坦克的女朋友,是不想让他们谈正经恋爱?顺便为了试试这两个女的办事是否有始有终?”陈问今估摸着是这样,至于说额外的开销,王帅不在意,只要他认为有那价值。

        “杨梓梅她们得派别的用场,用坦克和阿豹身上太浪费了,他们俩就该跟这种职业的混,混着混着习惯了,挣钱都花女人身上,永远存不下来什么,才能一直依赖我啊!谈了正经恋爱,以后就会想着成家立业了,我把他们培养几年,越来越需要派上用场的时候他们跟我来句:‘准备结婚了,不想再干危险的事情,存的钱省点花够用了’!那我不成做慈善了啊?”王帅笑着说:“这是身边几个保镖给我的灵感,有两个存钱的正经人结婚就改行做小生意了。那些花钱找女人习惯了的,打牌玩女人根本存不下来钱。还觉得天底下的女人都这么回事,这想法多好啊!今朝有酒今朝醉,随时有事敢顶罪,挡起枪来不犹豫,处理后事更容易。啧,挺顺的啊!”

        “不跟你这坏人说了,污染我纯洁的心灵。”陈问今离开栏杆,因为肖霄出来了。

        只有黄惠买了内衣,肖霄和阿美本来也是陪同,千草觉得太贵,她平时的消费水平没习惯到这里。

        石榴本来想买,知道了黄惠的杯,她就不想买了,实在让她伤上加伤。

        晃悠到吃过晚饭了,阿豹就精神了。

        去了陈信那,阿豹挑了个去酒吧的人必然会经过的位置,陈问今停好了车,把钥匙留下了。

        临走时又叮嘱说:“别开出去了啊,只是给你威风的。”

        “放心!”阿豹又问:“点着火没问题吧?油钱不用我出了吧?”

        “行了行了,点着火吧。”陈问今跟肖霄她们先入场了。

        阿豹就坐在驾驶位,保持着点火状态,然后抽着烟,一脸冷傲之色的四面张望……每每有他邀请了过来喝酒的人来了,他就招呼一声,看别人惊讶的眼神时,份外舒畅。

        这么聊几句,又递上大华烟,然后说了房间,让认识的先进去,说他再等等别人。

        直到认识的人都来了,阿豹才恋恋不舍的熄火,去了包间里,享受做东的愉快……

        王帅看阿豹春风满面,忍不住对陈问今说了句:“有时候还挺羡慕阿豹,他的满足感多容易获得啊!我也来敬他一杯,激励他多请几次客。”

        陈问今跟别人喝着酒,看见坦克跟他女朋友附耳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说了有一会了,而坦克的神情看起来,似有心事那般。

        一天天的,都没有特别的事情。

        也不知道王帅是在谋划部署,还是一时间没找到能够勾起他兴趣的摆布目标,正义联盟有些时候没启动了。

        一直到约定的日期到了,赵寻理给陈问今打来电话,回报了进度。

        调查肖霄母亲的情人家里面的事情,不太容易,赵寻理刚开始是躲门外偷听,后来想爬上去在窗户外偷听,结果被人当成小偷,差点没跑掉。

        赵寻理尝试了不少办法,后来才听人说起有窃听的设备,费了些工夫去买了,天天拿鱼丝绳子绑着,用弹弓射到那司机家的窗户外,偷听到他们睡觉了,又扯鱼丝把泡沫保护着的窃听器回收。

        陈问今也不知道赵寻理是为了省钱,还是这年代的设备有限,而找寻又没有找到门路去购买王帅用的那些。

        反正,赵寻理没有偷入房子的本事,窃听器的电池又不支持长久使用,他就只能用这种办法,忙乎了这么久,偷听到的、他觉得有用的内容都记下来了。

        “我去找你,把本子给你。”赵寻理有点惭愧,觉得没有什么特别惊艳的内容。

        “我来找你吧。”陈问今跟赵寻理约了地方。

        本来陈问今还担心赵寻理最近没休息好,见面时发现他气色还不错,拿了他记录的本子,陈问今又把准备的‘第二笔经费’给他。“第二笔经费三千块,需要设备什么的尽管买。”

        “好。”赵寻理收起信封,看了手腕上捡的、脏脏的电子表说:“我得走了,去太晚了他家里有人,不好把窃听器弹进去。我最近在跟别人学习开锁的手艺,等学会了,就方便了。”

        “辛苦你了。”陈问今寻思着他这真是把赵寻理往私家侦探方向引导呢?

        但他开始也没想到赵寻理为了完成托付,竟然如此积极用心。

        陈问今大概翻了几页,突然发现奇怪之处,就问赵寻理说:“那司机跟他妻子的夫妻活动你记录了吗?”

        “没有。”

        “必须记,包括他们过程中的对话内容,通过这个可以知道司机那方面的偏好。”陈问今以为赵寻理是不好意思记录那些,或者觉得没必要。

        “是他们没有做那些事情,一个月里一次也没有,提都没提过。”赵寻理连忙解释,陈问今这才知道误会了,寻思着也曾听说中年夫妻三个月半年才有一次活动的情况,月常就更不稀奇了,就说:“那行,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我买了台摩托车,放假他们出去玩我得跟着,坐计程车太贵了,他们一来一回,加上吃饭,第一次跟着花了一百多块,干脆用了四百块买了台旧摩托。”赵寻理说起来,还觉得痛心疾首。

        “没事,该花的只管花,反正能报销。那我先走了,骑车主意安全。”陈问今看赵寻理神色焦急,分明是担心错过了时间,影响了窃听工作,就不再耽误时间了。

        至于记录的本子,陈问今当然是带回去跟肖霄一起翻看了。

  http://www.siyidianti.com/book/97047/54002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iyidianti.com。365体育官网手机版观看网址:www.siyidianti.com/_m_